服務熱線:0527-8080 8589

行業動態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動態 > 中美斗法:誰更能承受短期痛苦?

中美斗法:誰更能承受短期痛苦?

發布時間:2018.04.09 作者:恒泰 來源: 點擊:206 字號:

美國和中國貿易戰日益升級,其核心問題是,哪個國家更愿承受短期痛苦,換來在高技術產業中發揮領導角色的長期收益。

中國已開始高歌猛擊,大展拳腳,準備重新規劃其未來經濟,在機器人、航空、人工智能等諸多領域占據優勢。

特朗普總統說中國的辦法是依賴不公平和掠奪性做法,盜竊美國技術。而中國領導人說希望避免貿易戰爭,可他們還是堅定捍衛自己的計劃,并毫無退讓表現。

特朗普威脅要大幅提升政府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,周五他又重申了這一措施,這表明雙方都沒能讓對方做出妥協。更多和更大范圍地收取關稅,對敲打中國可能是必要的。

“美國政府如果來真的,最好準備繼續加碼。”美國企業研究所駐所學者德雷克·賽瑟斯說。

中國3000億美元的政府援助計劃《中國制造2025》,呼吁通過國有控股銀行提供低息貸款,確保在華高市場份額和給予大量研究補貼的方式推動發展尖端產業。目標是幫助中國公司收購西方競爭者、發展先進技術并建立有可觀經濟規模的大工廠。

中國可能會不遺余力地對此加以保護,這是一項議程。“我們不會發起戰爭,然而,如果有人要打,我們肯定會還擊。”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周五在發布會上表示,“不排除任何選項。”

對美國而言,這樣一場戰爭的勝利很難證明,更別提實現。而中國也許會說計劃收回政府支持,但這很難量化。

在照顧當地競爭者并要求想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公司分享技術方面,中國可能會有所軟化。例如,外國汽車生產廠商面臨向當地合作伙伴轉讓電動汽車技術的壓力,外國技術公司被要求進行安全審查。外國公司一直以來都抱怨,他們遵守了許多不成文的規定。

中國政府資助的項目在某些方面已產生效果。從浦東國際機場開車進入上海城區,沿路會看到數不清的大型飛機棚和巨大的玻璃墻設計中心,這些都是中國打造商業飛行器制造巨頭、與波音和空客一決高下的成果。

來到上海工業區以及許多中國城市的郊區,你會看到大量新建工廠,準備批量生產電動汽車、電動車電池和其他組件。

然而,外國公司很難證明中國政府給予了不公平支持。

美國可以去世界貿易組織去訴苦,世貿組織監管國際貿易規則,禁止政府控制的銀行以人為低息發放大額貸款。可世貿組織要求提供大量合同和政府文件作為證據,這在中國很難拿到。

就算世貿組織做出對中國不利的裁決,讓中國遵守也頗具挑戰。其中一例是大約六年前,中國限制外國電子支付系統入華。中國還在思考如何遵守裁決,盡管奧巴馬政府表達了諸多不滿,特朗普政府最近也一直在抱怨。

因此美國想到了征收關稅。那意味著要使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方式,解決21世紀的產業政策問題。

特朗普的首席貿易官羅伯特·萊特希澤曾是羅納德·里根手下的美國貿易代表。當年也是萊特希澤提出要對日本征收關稅的做法,只是兩個時期有兩大不同:

首先,在八十年代,日本仰仗美國提供軍事保護,防范蘇聯。相反,中國正成為日益凌厲的全球競爭者,把軍艦派到了波羅的海,還在東非建立了軍事基地。

第二個重要的區別是,歐盟特別厭惡八十年代那種關稅戰,特朗普現在要用,就很難勸服歐洲官員和“他穿一條褲子”。中國對美國征收關稅做出回應,可以將波音和福特等美國公司的業務,送給空客和戴姆勒等歐洲競爭者。

中國官員反駁了美國人對不公平貿易做法的指責。他們說特朗普征收關稅違反世貿組織規則,并反對有關中國強迫美國公司移交技術的說法。對于《中國制造2025》,中國官員說計劃不過是一個指導,不是政府指令,外國公司也可以自由參與。

特朗普政府發現中國已經在未來的一個重要產業中占據主導:太陽能。

特朗普本人似乎不喜歡太陽能。他在整個大選期間和當總統期間鼓吹煤炭,而非可再生能源。但太陽能產業是中國謀求發展先進產業獲得的最大成果之一。

十年前,美國在開發太陽能電池板和制造方面發揮核心作用。當時,中國政府也決定資助擴張這一產業,國有控股銀行貸出數百億美元低息貸款,盡管太陽能制造廠商時不時會出現破產。

中國公司現在生產了全世界四分之三的太陽能板。多數美歐公司的工廠倒閉了,許多工廠還資不抵債。中國太陽能制造業的成功可讓中國政府以此為范本,在各類技術產業獲得領導地位。

最有可能因貿易戰而受害的是美國那些搞深紅色農業的州,而這些州曾一邊倒投了特朗普總統的票。這些州向中國出口大量大豆、牛肉和其他商品,現在中國政府威脅要對這些州加征關稅。

許多外國公司被夾在中國產業雄心和美國政府阻擊之間,其中包括航空公司和汽車公司。沖突可能會擴散,在《中國制造2025》的催化下將產生可與通用電氣和英特爾競爭的公司,它們也會成為西門子和三星等非美國公司的競爭者。

如果美國和中國說到做到,關稅會傷害這些公司。可如果中國政府成功補貼這些產業中的外國公司,中國公司也冒著失去競爭力的風險。

例如,美國對民航零件征收關稅會打擊波音,因為波音從國有控股的中國軍事和航空公司中航工業集團購買零件。這家芝加哥公司如果要在中國銷售飛機,就要從這家公司購買零件。反過來,中國又推動建立一個聯合公司成為波音的對手,中航工業就是其中之一。同其他跨國公司一樣,波音對關稅既不支持,也不批評。

“盡管我們的成員不喜歡報復性關稅。”上海美國商會會長肯尼斯·賈勒特說。“但他們相信必須讓中國承受更大的壓力。”


用手機看
中美斗法:誰更能承受短期痛苦?

拍下二維碼,信息隨身看

用手機掃一掃,
在你手機上繼續觀看此頁面。

產品展示

產品概況 產品介紹

聯系我們

聯系方式 法律聲明

如果您覺得本站還不錯,就請分享給身邊的好友吧


友情鏈接:

竞彩nba让分胜负